当前位置: 主页 > SCB11干式变压器厂 >
译家之言:对外翻译这事不能任性
发布日期:2021-10-11 18:48   来源:未知   阅读:

  作为今日中国最受关注的社会词语和政治词语,“任性”和“铁帽子王”的翻译问题成为2015年全国两会的焦点花絮之一。前者甚至使专业翻译人员在政协新闻发布会上出现“迟疑”。

  在最高领导人“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的要求之下,中国特色政治语汇的对外传播扮演了重要角色:如其翻译恰当,不仅可以阐述好中国理念和现状,还将进一步吸引世界对中国的关注。

  中央编译局中央文献翻译部主任杨雪冬告诉记者,每年全国两会的大会文件翻译都是“团队作战”,一般由中央编译局牵头,参与人员包括外交部、新华社、国家外文局等单位的工作人员。

  新闻发布会现场考验翻译们的临场反应能力,幕后的翻译团队时间也不宽裕。“今年最后定稿给我们是3月1日晚上,翻译时间非常短,难度非常大。”杨雪冬说。

  国家领导人的讲话和文稿是政治语汇最重要的源头,因此负责此项翻译工作的中央编译局就成了中国政治语汇对外传播的一个“闸口”。

  “中国梦”是十八大后最为重要的对外传播事件之一,从中可以一探中国式词汇“出闸”的过程。

  在“中国梦”的英文翻译过程中,经过多方面考虑,译者们最后确定了“China Dream”、“Chinas Dream”、“Chinese Dream”三种选择。就字面意义而言,“China Dream”是“中国梦”,“Chinas Dream”是“中国的梦”,“Chinese Dream”是“中华民族(中国人)的梦”。

  译者们最终选择了第三种译法,即“Chinese Dream”,“中华民族(中国人)的梦”。这个选择是基于复杂的多方考虑。

  首先,“中国梦”的核心主体是“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2013年3月17日,习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上指出,“‘中国梦’归根到底是人民的梦。”

  其次,“中国梦”是新一届领导集体提出的重要执政理念,是构建对外话语体系的核心概念,其译法应该遵循国际惯例,以利于与世界分享交流。

  而风靡世界的“美国梦”的英文是“American dream”,意即“美国人的梦”,而非“Americas dream”—美国的梦。

  “如果放弃‘Chinese Dream’这一译文,而采用‘China Dream或Chinas Dream’,就凸显‘中国梦’是中国的国家梦。在当前‘’依然甚嚣尘上的国际舆论中,突出国家梦很容易诱发对中国‘霸权’、‘扩张’的忧虑和猜测。因此,在翻译中选择更加中性的词语,有助于减少不必要的过度解释。”杨雪冬说。

  “政治语言的翻译,是最大程度接近本身的含义。这方面,不仅要提高翻译的语言水平,还要提高翻译的政治水平、经济社会文化发展的理解水平。”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外文局局长周明伟说。

  “比如‘四个全面’就翻译得五花八门。如果字对字去翻译,即使查询字典,从语法逻辑来看都不会有太大问题,但无法深刻反映其内涵。这不是语言表达的问题,而是对概念的理解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细微差别就会带来内涵的流失。”周明伟说。

  事实上,近期国际知名媒体对“四个全面”的介绍都避免直接用“Four Comprehensives” (综合、全面的),或在首次引用时就说明其是中国领导人的执政新理念。

  翻译是文化之间的桥梁,因此除对词语的中文意义有深刻了解,对对方的文化同样要有足够的认识。

  个人语言风格也是翻译中的重要元素。尤其对于国家领导人的言论,如何传递其含义,同时不打破其语言个性,是翻译的重要考量。

  “习同志讲话鲜活生动,特别善于用群众耳熟能详的形象化语言来阐释深邃的道理,这对于翻译人员是很大的挑战。”杨雪冬说。

  比如,习在谈到国际问题时曾说,“不能这边搭台,那边拆台,而应该相互补台,好戏连台。”

  中央编译局的各个语言部门根据各自语言特点分别作了处理,如法文、俄文保留了中文“台”和“戏”的形象说法,日文则采用了相对灵活的处理方式。

  “现在并不是只有中央编译局在做翻译工作,尤其是新媒体环境之下,译法很多,一些新提法、新概念的翻译不统一,影响了这些概念的理解和传播。”杨雪冬说。

  “能不能在这个传播过程中把握话语权的权威性,是我们在新媒体发展的舆论传播环境中,对翻译的驾驭能力提出了新的挑战。”周明伟总结道。三维柔性焊接平台,铸铁检验平台,机床铸件「泊头市创威机械加工有限公司」626969澳门资料大全开直播